历史咨询

揭秘!京城“辛氏家族”象牙黑帝国覆灭记!

  一个利欲熏心,一个收藏玩票,一个女操父业,一个铤而走险。2019年5月6日,北京西城法院对辛小梅(化名)等四人非法收购和出售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制品一案作出一审宣判,四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到十三年六个月不等刑罚。

  图为5月6日西城法院对辛某等四人非法交易珍稀动物制品案进行一审宣判。黑交易:神秘的域外“宋叔叔”潜入京城的莆田人凭多年的“玩票”经验,陈伟南几乎有80%把握,这是真资格的非洲黑犀牛角。价格很快谈妥,19块,260万。与好友林又庆(化名)细细商议了一番,钱一人出一半,同时亲自北上验货、提货。2018年4月26日13时,离发往福建莆田的长途客车开车还有2个小时,侯文放用两个旅行箱将货装好,放在自家的蓝色别克商务车后备箱,又开车从酒店接上陈伟南、林又庆,准备前往六里桥长途汽车站。侯文放给正在怀柔某五星级酒店度假的辛小梅打了一个电话,“亲爱的,一切妥当,20万马上进你的账户。”在车上,陈伟南、林又庆这对“发小”笑嘻嘻地谈笑风生,准备启程回闽,结束愉快的北京之旅。就在此时,北京某海关缉私分局侦查员从天而降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将三人抓获,与此同时,另一路侦查员在辛小梅所住的五星级酒店内将其控制。黑家族:“京城象牙大王”两年疯狂走私5.6亿

  说起辛小梅,“圈里”很多人并不陌生。不是因为她多厉害,而是因为她有一个“威震四海”的老爸——辛大明(化名)。20年前,35岁的辛大明凭借自己的精明、人脉、心狠手辣,称霸京城,几乎垄断了国内大半个象牙交易“地下黑市”。1999-2000年间,辛大明走私非洲象牙的买卖几近疯狂,一票干下来,小则几百公斤,大则好几吨。落网后,警方在他租赁的丰台一处农家院里搜出1.24万公斤象牙,价值5.6亿,成为国内最大的象牙走私案,轰动海内外。辛大明还有一个特点——“狠”。一次一个买主从辛大明这里拿走货,却不声不响地“消失”。 辛大明派出一帮喽罗去找人,不知用什么招数,很快就拿回了钱,后来圈里说起这个,无不谈之色变,“是人,不是人干的事。”2003年,辛大明被北京二中院以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判处无期徒刑。那年,辛小梅只有17岁,刚刚从外事职高毕业。黑链条:一根象牙究竟有多少非法暴利一天,一个神秘的国际长途打给了辛小梅,对方自称“宋叔叔”。很快,夫妻俩和“宋叔叔”接上了头。“白黄金”变成了“黑宝贝”。在某连锁酒店,“宋叔叔”给了他们19块非洲黑犀牛角,约32公斤,每公斤7000-8000元。侯文放联系好买家后,分两次付给了“宋叔叔”美金,约人民币240万元。非洲,一直是辛氏家族的“聚宝盆”。在父亲辛大明的苦心经营下,短短几年时间,迅速构建起一个庞大的从非洲卢旺达、乌干达到中国北京的产供销为一体的分工合作的“走私帝国”。通常,一根象牙从遥远非洲到达辛大明仓库的经过是这样的:由“蔡老板”从非洲发货,将货运单传真给辛大明,辛大明将传真交给李某,由李某负责疏通某航空公司货运部、某出入境检验检疫局、某国际贸易总公司等关键环节,谎报“进口泡桐原木”,并伪造报关所需外贸合同、发票、收货人名称等手续,一路绿灯之后,由“马仔”去机场提货,运送到仓库。依靠这样分工细致严密的产业化暗箱运作,一根象牙吸引了一批渴望一夜暴富的“寄生虫”。随着全球对走私象牙的打击力度不断加大,黑市象牙的价格也在不断攀升。圈内人赵某清楚地记得,1994年时还每公斤900元,1999年就涨到了1300元,几年后又升至1600元。以2000年时“辛老大”收购象牙每公斤1300元计,“包工头”李某可从中分得220元,负责假手续的“二包工头”石某从中能挣到90元。其他参与分赃的还有:负责组织联络的黎某、负责出具进口报关所需动植物检疫证明的吕某、负责伪造报关所需外贸合同、发票并以“泡桐原木”品名进行报关的齐某、负责为辛大明找客户的徐某、负责拉货的“马仔”何某与明某,等等。两年中,伪造27票外贸合同的齐某挣了7万元。“联络员”某航空公司货运部市内营业室的黎某轻松捞到了80万。黑镜头:中国最后一只犀牛的眼泪